近千亿科研经费将重新“洗牌”:财政部官员详解财政科技计划“大手术”

  • songliu
  • 发布于 2015-02-17
  • 805

政府各部门不再直接管理具体项目、建立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重构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体系等,这些内容写入国务院日前正式印发的《关于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这意味着改革开放30多年来逐步建立起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体系,将进行一次优化布局的“大手术”。记者日前就此相关问题专访了该方案起草人之一、财政部教科文司司长赵路。

 

  当前的科技计划管理不利于创新发展

 

  “这个改革方案,我的体会确实是趟了深水区,啃了硬骨头,触及了部门利益,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改革。”赵路告诉记者。

 

  赵路表示,几十年来,科技计划发展到今天,在管理体制机制上存在不少问题,而且这些问题越来越不利于科技创新。主要表现在:

 

  第一,政府部门在科技管理上,宏观管理不够,微观管理过多。宏观管理就是抓战略,抓政策,抓规划,抓评估,抓监管,这方面虽然也做了,但是很不够。而在微观层次上管得太多,直接管理了大量的科研项目。中央40多个部门都有形形色色的科技计划或者科技专项,这些部门不仅是管计划专项,而且具体安排项目资金的分配。

 

  第二,中央财政科技计划欠缺顶层设计。比如究竟要设多少,每一个功能定位是什么,解决什么问题,由于这些方面做得不够,造成科技计划越设越多,到现在近百个了。而且各个科技计划定位不清晰,相互交叉重复,呈现出碎片化状态,高校院所、企业同一件事多头申报科研项目。

 

  第三,科技计划组织实施方式需要改进。中央科技计划应该聚焦国家目标,解决国家层面的科技攻关问题,但是目前的许多科技计划目标发散,也有很多很低层次的项目。其次,需求导向机制没有建立起来,科技计划要为国家解决问题,国家的需求、市场的需求、行业的需求是什么?这些方面做得不够。更突出的是,现行科技计划相互分割,互不通气,“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比如973计划,主要是支持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的基础研究,处于上游;863计划,主要是支持前沿技术,比973计划要下游一点;国家科技支撑计划,更下游一点,主要支持应用性研发,然后是成果转化,围绕这不同的“段”设立了相关的科技计划。事实上,带有国家目标性质的研发,应该是一个完整的研发链条。

 

  第四,政府部门对科技计划缺乏绩效和动态管理,缺乏科学评估,监管机制也不健全。设立了这么多科技计划,花了这么多纳税人的钱,实施效果究竟怎么样?坦率地讲,有些专项同设立的初衷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绩效评估做得也不好。还有一些专项设立后就成了“万岁”专项,越积越多。实际上许多科技专项要建立动态调整机制,任务干完了就应该撤掉。

 

  “所以说,科技计划管理和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全会对科技管理的要求不相适应当前,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要适应新常态,必须有科技创新的支撑。科技计划管理改革正是在这样大形势下应运而生,也可以说是问题倒逼改革。”赵路说。

 

  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改革

 

  对于这次改革,赵路反复提到,首先归功于中央改革的决心大和对问题的准确把握,中央领导多次作出了明确而具体的指示。

 

  去年6月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门给科技部、财政部下发通知,明确要求就科技计划改革研究方案。

 

  据他回忆,接到任务以后,科技部、财政部就成立了联合工作组,下设文件起草小组,组成了10人左右精干的起草工作班子,在一个半月左右完成了起草任务。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先后听了四次汇报,楼继伟部长、张少春副部长和余蔚平部长助理对改革方案多次作出明确的指示。文件稿完成以后,又先后征求中央50个部门和一些大学、院所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在反复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不断修改完善改革方案,并向中央领导同志做了汇报。中央领导同志对方案稿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也提出了很多重要的修改意见。改革方案按程序上报后,去年9月22日,国家科改领导小组审议通过;9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9月29日,中央深改领导小组审议通过;10月16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一直到今天,以国务院名义出台正式文件。

 

  赵路表示,改革方案亮点很多,最突出的有四点:

 

  第一,转变了政府科技管理职能。国务院文件提出这次改革的五项基本原则,第一条原则就是转变政府科技管理职能,明确指出政府各部门不再直接管理科研项目,主要负责科技发展战略、规划、政策、布局、评估、监管等,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意义深远。

 

  第二,建立起了公开统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在国家的宏观层面进行了制度性的设计。这个平台用形象的话讲是一个决策平台(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三根管理支柱(依托专业机构管理项目、建立战略咨询与综合评审委员会、建立评估监管和动态调整机制)、一套信息管理系统(所有项目从立项到结题实行全过程信息管理,并向社会公开)。

 

  第三,重构了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体系。把现在的近100个科技计划、科技专项进行优化整合,按照科技创新规律、国家需求、管理规范来重新进行体系上的设计,形成五大类科技计划。第一类是国家自然科学金,主要是资助基础研究和科学前沿探索;第二类是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瞄准国家重大战略产品和重大产业化目标;第三类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这是改革力度最大、最具有特点的一类科技计划。它整合了现在一些重要的科技计划,包括973计划、86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际科技合作与交流专项等等,还有发改委、工信部管理的产业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这些都是原科技计划体系当中分量很重的一些专项。将来国家急需的重大科技需求,主要通过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来解决。第四类是技术创新引导专项。这类专项的财政支持是引导性的,主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通过风险补偿、后补助、创投引导等方式,通过财政的杠杆来引导社会资金支持科技创新活动。第五类是基地和人才专项,包括现在的一些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等,还有各类人才计划等。

 

  第四,创新了科技计划的组织实施方式。整合后的相关科技计划,要聚焦国家战略性的目标,体现需求导向的原则,改变过去“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组织方式,采取从基础前沿到应用的全链条设计、一体化组织实施。

 

  关键要狠抓落实

 

  “一项改革成功与否,效果如何,一方面取决于改革方案的设计,另一方面取决于贯彻落实。”赵路表示,文件印发了,关键在于抓好落实。当前有几项紧迫的任务,一是制定贯彻落实方案;二是相关部门内部管理的职责要进行相应的调整。科技部对内设机构已经进行了调整,财政部对相关司局科技经费管理的职责也做了调整,建立了科技资金统筹协调机制和归口管理机制。

 

  三是要抓紧搭建起统一公开的国家科技管理平台,包括建立联席会议制度、组建战略咨询与综合评审委员会、改造专业机构,科技计划评估、监管、动态调整机制要尽快搭建起来,科技管理信息系统要迅速建设起来。

 

  四是按照新的科技计划布局,对现有的近100项科技计划进行优化整合。在三年过渡期里,新旧两种体制并行,到了2017年,新的科技计划体系布局才能够完成。财政部已经制订了三年的优化整合方案,从2014年起步,逐步加大力度。2015年预算已经对47个科技计划项目进行了优化整合,撤掉了一批,规范了一批,划转了一批。

 

  “中央改地方必须也得改,因为中央存在的这些问题,在地方不同程度一样存在,地方也设置了林林总总的科技计划、科技专项。这次国务院文件明确要求,地方也要按照改革方案的精神,深化地方科技计划管理改革。”赵路说。

 

  他认为,这次科技计划改革倒逼政府职能转变,将为国家的科技创新注入强大的动力。从财政科技管理的角度讲,改革盘活了财政科技资金存量。对近百个科技计划专项进行优化整合,把中央财政近千亿的科技资金盘活了,将极大提高财政科技资金的使用效益。

资料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UwNDU2NA==&mid=203303988&idx=2&sn=199954ad1f249dcf7ed64a7e4b8b0130&scene=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