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文元:中国目前正在破解两大世界难题

  • 2014-09-19
  • 529

        牛文元(1937年11月-),河南焦作人,中国国务院参事、全国政协委员、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牛文元主要研究方向为战略管理学、环境与发展、可持续发展。

        9月9日,凤凰财经在天津达沃斯论坛开幕前一天举办的京津冀一体化峰会正式开始,国务院参事、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组组长牛文元表示,中国目前正在破解两大世界难题。第一就是如何走出增长停滞的怪圈,第二个难题就是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

        牛文元表示,目前京津冀一体化意义其实是超出了北京、天津和河北的范围,实际上我们有一个估计,世界上现在不大看好中国的经济,其中有一个美国经济学家,号称“末日博士”鲁比尼,此人比较准确预测了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大伙觉得这个人有两下子,但是几次预测中国的经济其实都失败了。第一次说中国到2012年基本上就不行了,到了2012年预测不对了,又说现在改成2015年说中国肯定不行,他有一套理论,理论就不说了。

        他说日本人上个世纪搞了二三十年高速增长,后来不行了,现在每年增长1%左右都很困难。现在又说亚洲四小龙也兴盛了二十多年,现在也归于平静。中国已经高速增长35年了,8%-9%增长还能继续吗?用这种例子比喻中国,应当说提出实证的例子,这个在中国是失败的。

        为什么提这个例子?就是提京津冀的问题。因为实际上中国在新常态下、习总书记经常讲,新常态是2009年美国太平洋基金会的总裁提出的,他提给我们提的不是一码事,至少是和我们现在理解的,和我们现在政策的内涵是不一致的。

        在新常态下,我认为中国目前正在破解两大世界难题。第一就是如何走出增长停滞的怪圈,鲁比尼说增长一定程度总是要跌下来的,但是我们认为!中国要想全面达到小康,将来还要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国家实力进入世界第一名,我们经济如果停滞下来许多问题都解决不了,国家实力也提高不了,这个一定要破解难题。

        第二个难题就是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就不解释了,京津冀怎么样?实际上一定要完成,这两大世界难题的破解要起到战略性的作用。首先建设经济一体化其他都很多,最核心的任务就是把产业作上去,把财富集聚起来,根据产业布局和产业选择然后再布局各方面,包括生态环境的建设等等,共同把这片地打造成一个财富高地。所以他才能够使得中国破解世界难题。

        第二个就是北京、天津到河北省,特别是北部也好,互相之间公共服务能不能均等化,民生能不能不相差那么大,这个不是中等收入陷阱的拖累,这两个跟新常态下要破解两大世界难题是密切相关的,这是第一点要强调的。

        第二那么破解在哪里?我觉得就是要选择你的产业方向、产业规模、产业水平和产业在整个经济当中的带动性。

        如果这个关键选择不了,我觉得将来我们搞一些别的,最终对这个区域本身财富创造那还是受影响的,我讲的可能有点偏激。

        小平同志说过,发展才是硬道理,如果不从发展的角度,不从市场的角度,不从生产力要素重新整合的角度思考,这个就很难了。我们底下不是一次讨论,到底京津冀要想站在财富高地上,你的产业选择是什么?哪几个是必须要解决的,比如能源怎么办?我在今天上午听郑主任讲到,技术已经比较高端了,像类似能源的选择也是河北省的大项,像河北省的煤炭、发电动一点脑子,把整个能源体系、能源的产业上升到一个新高度。另外材料都是低档的,不能说不重要,但也还是要,如果能够提升,比如说举一个例子,我们曾经参与“863计划”的时候曾经提到,超级钢怎么样?一吨钢能当五六吨用,而且材料无论从能源消耗还有强度的支持,还有从价值远远超过现在的传统产业。河北有几亿吨的潜力,不要搞那么多,搞一亿吨行不行?搞五千万吨行不行,但是我的作用一点不低于,价值财富一点不低于原来的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