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风: 北京能够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

  • songliu
  • 2015-07-22
  • 647
  2014年5月31日,“北京建设学术之都”研讨会在清华大学举行,多位国内外知名专家、教授、学者参与了学术之都议题的讨论。清华大学教授、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正风在研讨中进行了交流发言,内容摘录如下:

  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很受启发,我想就三个问题谈谈自己的认识。

  北京能够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

  我觉得学术之都有几种不同的类型。一类是平台支撑型,像世界经济论坛在日内瓦举办,非常有影响,每年会聚集上世界最顶级的一些学者讨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第二类是资源聚集型的学术之都,具有汇聚重要的学术资源的优势和能力,就国内学术资源的集聚而言,北京就有这样的特征。第三类是思潮引领型的,往往是新的潮流和方向的发源地,在学术思想的发展和社会文化的发展具有很强的引领作用。当然这种划分并不是绝对的,有的城市可能是混合型的学术之都。北京有可能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学术之都?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

  前面李强老师也讲到,有人对北京市建设学术之都的设想,往往是从平台支撑的角度出发,想搞一些有世界影响的论坛,也借这样的论坛发出中国的声音,这是一种考虑。但仅仅只是从这种角度出发是不够的。北京要成为有国际影响的世界学术之都,不仅要集聚国内优秀的学术资源,而且要汇集全球优秀的学术资源,更要努力成为引领学术思潮的学术之都。

  提高学术研究方法的先进性

  要成为学术之都,我觉得这涉及到我们用什么样的评价方法和标准来引领学术的发展。我觉得被称为学术之都,在学术方面应该有三种“力”,一个是影响力,另一个是吸引力,第三个是领导力。这三种“力”是相互关联的,但不论是影响力、吸引力,还是领导力,实际上都是建立在高水平的学术质量的基础之上的。

  怎么样去引导人们去做这种高水平的学术研究,我觉得这和评价的标准、评价的方法密切联系在一起。评价的方法现在有几种不同的类型。第一种是跟踪性的评价,我们现在用一些定量的方法来对科研成果、科研质量进行衡量,比如在国内经常用SCI论文发表的数量和引用的数量作为评价的指标,其实这总体上看是一种对学术领域的进展状况进行回溯的一种评价方式,是更能够发现热点领域的评价。正如今天上午陈吉宁校长所讲的,其实最开始做出来的那些可能对未来有重要引领作用的一些研究,往往都是一些冷门的,从论文的引用等一些计量指标来看,这些冷门研究在发表时往往都不是特别好的,反而跟踪前沿这样一类研究在计量指标方面的表现比较突出。所以我们可以用这种计量指标去衡量一些热点问题,衡量一些人们比较关注的问题,其实那时候它真正的引领作用已经过去了,已经进入到一个学术热点的时期。第二种评价是分配性的评价,它和资源的分配联系比较密切,评价的目的其实是用于资源的配置。比如我们说一个大学是不是“211”、“985”大学,一旦通过评价进入这样的行列,在资源配置上会有一些特殊的政策。第三类评价是诊断性评价,像在一些著名的学术机构,推行比较多的是诊断型的评价。诊断性的评价往往在科研组织里面针对个人,但评价的目的不是晋升职称,或者是分配资源,而是通过这种评价来诊断一个研究人员或机构学术发展过程中还有哪些空间,现在面临着哪些问题,怎么样能够使学术发展道路能够走得更好,怎么样去纠正一些可能存在的一些偏差。第四类评价是变革性评价,就是怎么样把最有重大变革意义的一些科研问题,以及研究这些问题的人员真正地甄别出来,而且在资源配置方面对他们的研究给予一定的鼓励,这往往是非常难的。美国NSF,科学基金会,近几年来就是强调要重点支持所谓的变革性研究,而这一类研究在同行评议中往往会成为所谓“非共识”的一些项目,对其评价往往有一些比较极端化的情况,有的人就说特别好,有的人就说这个风险太大,不可能,特别差。